相关文章

杭州高速收费路口一名保洁员被撞飞

来源网址:

杭州高速收费路口一名保洁员被撞飞

【杭州保洁网】59岁的沈大姐是杭州乔司镇水西村一个普通农妇,去年年底成了一名保洁员,一天25块钱的工资,日子过得辛苦却满足。昨天上午8点45分,在绕城高速离杭州北收费站200米处,正在清扫的沈大姐被一辆黑色丰田皇冠轿车撞飞了出去,不醒人事。

一双布鞋从脚上飞了出去

昨天上午8点半,沈大姐和同村2个保洁员一起出发,来到不远处的杭州北收费站附近。沈大姐在紧靠路边的公路上打扫,突然一辆车冲了过来,她被撞倒在地,一双布鞋也从她脚上飞了出去。

杭州北收费管理所副所长傅旭明一抬头,果然看到不远处有个模糊的身影躺着,一动也不动,头部血流不止,唯一在抽搐的只有脚,他赶紧叫人打了120。

肇事司机叫来了3车人

撞人后,40岁左右的“皇冠”司机也慌了神,边打电话边跑到了收费处。他一个接一个不断地打电话,说他在杭州北收费站撞了一个人,先后叫来了3辆轿车的人。

傅旭明一听,火了,“都这个时候了,你来评判什么?救人要紧啊!”司机这才不说话了。

事发时,沈大姐61岁的老伴老王,正在田里给青菜浇水,听到村民向他哀嚎着“闯祸了,闯大祸了”,他丢下农具就往事故现场跑。

爬过栏杆,看到老伴躺在地上流血,老王不顾一切地就要扑上去,被村民们拖住了。老王眼睁睁地看着老伴的血越流越多,他手足无措,哭着说,“领导,你120打了没有?”傅旭明点点头说,打了,师傅,你先别急,救护车马上就来。

老母亲的眼泪 能否留住女儿

120把沈大姐送到了杭钢医院。抢救室的林医生说,沈大姐的脑干受伤严重,血压不稳,只能用药物做稳定病情治疗,情况不乐观,随时都有生命危险。

老王在抢救室外,像小孩一样哭着在地上打滚,他以为这样能叫醒老伴。他说他不能没有老伴,整个家都靠老伴在维持。他只会干农活,家务都是老伴操持的。“我说我们有养老保险了,我一个月1000元,她一个月600元,叫她不要去做那个活了。”

可老伴总觉得这个活挺轻松的,每天上下午只要打扫一两个小时就可以赚到25块钱。

媳妇眼中的婆婆是个非常聪明勤劳的人,婆婆除了做保洁员,平常还拿些纽扣和珍珠到家里来打零工,灯光下,还戴着老花眼镜,忙到晚上8点钟。

沈大姐的耄耋老母眼角藏着一滴泪。他们无法把老人家哄回家,老母亲固执地静静地坐在抢救室外面,守在她认为离女儿最近的地方,眼神呆滞地看着前方。

他们说,现在全家人的心愿就是希望沈大姐能够醒过来。